流年,似水忧伤-半夏小栈往事匆匆,未曾繁华,未曾单调,也未曾嘻笑……

迷离的人生伴随的是为数不多的欢笑,其实也为曾欢笑,多的,只是无尽的落寞,还有不曾满意的人生。

那年,飞雪满天,银色成为大地的唯一色彩,路上有些看得见看不见脚印,仿佛宣告着冰雪世界的来临。打着雨伞,白色的,又不是像白雪一样,在我眼中是那么刺眼。那是一张瓜子脸,谈不上绝美,甚至都不能叫做美,嘴角的那颗痣,仿佛是她脸上唯一的痕迹,眼睛,天生凤瞳,眼神里没有一丝多余的情感,有的只是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如果再加一些,或许只是对人的惧意,我们把它叫做害羞。我们注视着,与我擦肩而过……

还是那一年,我有了新同学,坐在我的旁边,我可以很仔细的看着她,瓜子脸,天生凤瞳,还有那唯一的印记。思绪,如鱼儿逆水而流,回到了那天,回到飞雪满天,回到了那个匆匆身影的思念。回到那道让我着迷的瞬间,回到……

时间一滴滴的流逝,我知道,她也会像风一样离开,冰冷的寒风冷冷的刺透心扉……又一年冬天,还是当初的我,只是又长高了一点罢啦。静静地,孤孤单单的,心里犹如拧麻花似的,痛,狰狞,又有想逃避,想要化成风雪,冻结一切,冻结我们最初的瞬间,瞬间化为永恒,可那终究只是瞬间,任时间不再流淌,也无法改变她依偎在其他男生的怀里。伤心,是一种美好的催化剂,它能告诉你,你想要的是什么。

时间,似水流年,伊人也渐行渐远,如今的我甚至能一遍又一遍的走在曾经的小路,因为,我,离开了,离开了曾经一起走过的学校。三年间,静静地聆听她的消息。恋爱啦,我伤心,失恋,我便快乐。我没有让人敬佩的心怀,那些所谓只要爱人好我就好的人,只是感情的失败者,给自己找的比较体面的借口罢了。尘世繁华,早就没有了硝烟滚滚的征伐,人们也越来越懂得乐享繁华。只是安静的我的内心,可不安静。

曾经安静的她像是开了窍似的,变得越来越话多,仿佛灵魂觉醒一样,但我不喜欢,我还是喜欢安静的她,每次他给我说话,我就微笑的回答,不想留下瑕疵,至今才会明白,完美,才是最不完美。如果人生有一丝的转世轮回,那么她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百年前与我对阵的将军,手握神戟,冷冽的目凤瞳中射出,让无数人胆寒。性格洒脱的像是汉子,好战的性格像是战神。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帝王梦,我也不例外,幻想回到古代,回到战争频发的战国,我与她身披铠甲,对阵三军。看着她英姿飒爽,今生也无许多遗憾。伊人之心,吾能懂否……

同校了三年,快乐了三年,伤心了三年……我们有时候很开心的聊天,有时候敷衍对方,有时候吵架吵到谁也不理对方,每一次投降得却是我,因为,我怕,我太怕啦,怕她离开我,怕她,生我的气,怕这,怕那,总之,只要关于她,我总是妥协,看到他快乐,我也会快乐,像是万年的甘露,郭敬明有句话特别适合我的心情,就是“青春是一摊水,无论摊开,还是紧握,都无法从指缝中淌过单薄的年华”的确,无论我再怎么努力,换来的只是青春的流逝,还有我无法抵抗的悲伤。

悲伤,是我生活的主调,泪水,是我永生的记忆,爱情,是我不愿回忆的流年序曲。却又不得不去回忆,因为她已经彻底走入我的心房。一年又是一年,我们见面的时间一次比一次少,一次比一次短。无尽的思念,却如太阳一般,无法离去。

沧海又桑田,破镜再重圆。一切都在改变,不变的是思念,只是还有多少人去在意它那。有句歌词“最肯忘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守着爱怕人笑,还怕人看清……”优美的旋律,充满思念的悲伤,又有哪首歌更能表现我的心境。

不知何时,孤独演变成落寞,落寞又化成孤独。一次又一次,使我喜欢一个人多愁善感,处理事情却又雷厉风行。悲伤使人成长,快乐洗涤心灵。愿天下多情人走出悲伤,有情人终成眷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