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半脸时光时光的半边脸,镌刻这我们逝去的琉璃年华,

你始终选择转过身去,所以我总是看不到,你另外半张脸上,泪流满面的样子!为何你明明动了情,却不靠近。

窗台上,无数红色闹钟,那是每年过生日时自己送给自己的礼物!空空的糖果瓶子!一个七星瓢虫的金怀表,橡皮,铅笔,米尺,五十为燃尽的蜡烛,蟾蜍灯笼······从小学到大学的荣誉证书,毕业证!照片,信件!随笔!

时光倒回去的时候,我还在法院的院子里练习黑纱掌,光着身子,从一楼跑到七楼,不亦乐乎,气走了小保姆,童年顺着青藤慢慢的生长,在某个夏天戛然而止,

谁是它离开的理由,然后我开始学会慢慢爬起来,结束了尘埃的生活,把过去彻底的清除出去!

什么繁华奢淡的童年生活,什么家庭变故,都去他妈的!即便从天堂坠落,可是我还在人间!

有一天,突然做了梦,梦里青藤爬满市政府院子里,很多人在捉迷藏,总喜欢看市政府门口那排为人民服务,中午放学,就从市政府院子里穿过去,有时候运气不好,偶尔把门的爷爷心情不好,所以就灰溜溜的跑出来! 青藤缓缓的爬,他们曾经在纯洁的不惨一丝杂质的年华欢笑摇曳,最终,散落在了天涯!

这个世界给每个少女一个微卑和执着的理由,十几岁的时候,我以为有一辆单车,可以带我载着炙热的渴望去寻找,总以为远方更好,有爱丽丝,有无限幽深的丛林,有怎么也看不够的风景,即便这些都没有,那么至少,我还有一个他。

他就是他,是我的赤橙红绿蓝青紫,不见零星的黑,

你说,我们终将离开,无论前方怎样孤独和踌躇,

地图只有东,南,西,北,可是我们生活的世界,千丝万缕,错综复杂,奔赴是我们走下去的唯一方式,无论有没有他,他在哪里,

你的样子并无太多的改变,陌生的是你低头说话的声音,漫着光阴洪流沉滞了累累的黄沙,

日光下的影子从多变少,你说她们早已经离开,并且不再回来,

我装作看不见你眼中的低低期盼与挽留,在偏远的仿佛随时会从地图上消失的落后小镇,它装载不下我年少的行李。

这么多年,我把自己分裂成无数个不同的自己。你始终是我生命中厉害的角色。理智冷漠,无情残酷,不需要爱情。

终于,我即将要站到那个繁华锦绣的都市,然而,我却想逃离。

墙壁那么高,长满童年里的青藤,

你隔开了远远的距离,站在回忆里问我,嗨!你好么?

“ 我很不好,很不好,满满的烦恼 !满满的······”

最喜欢阳光灿烂的日子,最痴狂暴风雨的迷乱,时光就是这样疯长,漫过青藤的墙。悄悄爬过裙角,那其实是适合狂奔的天气,床单安静的流淌着洗衣粉的清香,就那样恬静的小憩,岁月静好。一个下午,居然就这么过去了。

没有遥不可及的理想,没有如影随形的寂寞。少女最单薄的快乐,不过是彼此掌心里的一个温度。

放走回忆里的伤,那些短短的童年就让他在我挣扎过的故事里,统统遗忘吧,

用一匹快马打马而过洪荒的逆流,是否有必要追回那年的我们?

满世界的青藤早已不见了,他们全部,埋葬在混凝土巨大的冷漠下!

我一个人在这里!

而你们,也是一个人!

多年之后,乃至数月之后,你若还爱我,我若还爱你,你若未娶,我若未嫁!我们就在一起!

Comments | NOTHING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