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月惜月离

睁开眼,首先望见的是那一轮秋月。

秋月之下,是一汪深邃的沉沦,不时暗涌着幽深的波澜。

这是哪里?是海边吗?

恍惚错愕间起身,脑中依旧沉重着。豁然间又倒了下去,仰头望向那虚无空尽的苍穹。

月溪,只可惜你望不见这景色。

若是你能看见,定会比我更加开心吧!

你爱这深邃,远胜于我。

“喂,你怎在这里,海滩要封锁了,还不快走!”

穿着同这夜晚的大海同样颜色的工作人员,望见我,不住地催促。

“真是的,女孩子家的,大晚上跑到这种地方来!”

一脸凶相的大叔伸出胳膊抓我起身,被我一把甩了开去。

“不要碰我!”

工作大叔似乎被我的反应吓了一跳,愣在了原地。我趁机抓起手包,跑了开去。直到回头望见那大叔没再追来,才安下心来,大口地喘息着。

紧赶慢赶,总算是没有错过末班公交车。车上只有我一个人,司机一脸睡相地瞥了我一眼,像是在怨我扰了他休息似的。

没办法啊,即便空无一人,你这车子不还是要跑的啊!

我回头望了一眼车窗外,紧随着车子迅速倒退的影像,除了那一尊清月,始终原封不动地守护在那一处。月息月离,月圆月缺,俱与人无忧。

正因为如此,月溪你才最爱那月色吧!

只可惜这我是不懂的,在我眼里,月溪,你才是最美的。无论何种月色,全都比不上你。

从包中取出古老的相机,苍黄外壳的包裹下,内藏的却是属于月溪你的全部景色。

我一拍脑袋。

“真是的,说好了要帮月溪拍海边的月亮的!结果到了海边就睡着了,一睡睡到天黑。月溪,你一定又要骂我没用了吧!”

我的觉总是睡不够,走到哪里就能睡到哪里。课间在走廊的角落里小坐一会儿都能睡着,等醒来时又一节课已经结束了。回家后,我和月溪讲起这件事,月溪笑得前仰后合,却不说肯一句话。

是从什么时候起,月溪就开始不和我说话了呢?

我笑她也笑,我哭她也陪我一起哭,我伤心难过的时候,月溪也会跟着伤心难过起来。为了让月溪开心,我每次回到家,第一件事便是要整理好心情。我喜欢月溪开开心心的,不愿再见到她难过的样子了。

车已到终点站,司机不停地按铃催促我下车。看他那个样子,估计我走了他就要趴在车上那样睡了吧!

我因在海边睡了半宿,现在可是精神的很。

回到家后,爸妈的房间是黑的,他们一向睡得很早!只有我和月溪的房间是开着灯的,推开门后,果见月溪瞪大着眼睛看着我。

“还没睡吗,月溪?”

月溪不回答我。我知道月溪一直在等我,只有在我睡去之后,月溪才会跑过来和我一起睡。当我起床之时,也会发现月溪已先我一步起床,坐在我的床头,微笑却又有些错愕地看着我。好像在说:“快起来!你要迟到了哦!”

月溪是我的姐姐,但奇怪的是,她从不用像我一样去上学。她也很少会走出这个房间,虽然有些时候在街边,在服装店里,我还是能望见她的身影。待我再一转身,她又不见了。只有晚间的时候,她会一如既往地留在房间里,等我回来。

只可惜,这样的日子也持续不了多久了呢!

“抱歉啊,月溪!忘记给你拍相片了,我光顾着睡觉了!醒来时有个很凶的大叔跑来催我,我只好先跑掉了!”

关了灯后,我躺在床上,对着睡在身后的月溪说道。

像往常一样,月溪不出声。但我知道,她是不会因为这一点小事就怨我的。姐姐是个温柔体贴又善良的人,只可惜,她的美丽,只有我能看见。

“月溪,我要离开这里去上大学了!你会和我一起去吗?”

月溪沉默着,我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不想离开家,不想离开这个房间。但是……我还是舍不得离开你,我希望姐姐能一直跟我在一起!跟我一起走,好吗,月溪?月溪?”

转过头,已不见月溪的身影。

“月溪!”

月溪走了吗?因为生气所以走掉了吗?

我匆忙爬起身来打开灯,却见月溪坐在床角,瞪大着眼睛望着我。

“月溪,你生我气了吗?”

月溪并不像是生气的样子,却是和我一般,有些错愕。

我想再靠近月溪一些的时候,房间的门却被打开了。

“这么晚了,晨儿,怎么还不睡觉?在吵什么?”

妈穿着睡衣,一脸睡相地站在门口。

“妈,月溪她……”

“月溪?”妈的表情错愕了一下,紧接着道,“别傻了,赶紧睡吧!”

说罢,不由分说便将房间的灯关掉了。

我回过头,月溪又不见了。

“果然,月溪还是生气走掉了!”

然而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又发现月溪如往常一样,坐在了我的床头。

“你不生我气了吧,月溪?”

月溪不答,只温柔地笑着望我。一如这十八年来一般,无论我怎样惹她生气,她都会在我一觉睡醒之后,守护在我身旁。从未离去过。

我以为月溪会一直在我身边,即便我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城市,她也会陪伴着我。开心的时候陪着我笑,不开心的时候听我哭诉,还陪着我一起哭。

我无法想象,没有月溪的生活,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然而月溪最终还是走了,当我回到家后,空荡荡的房间里,却再也没了那个身影。

“月溪……”

跑遍了家里月溪所有喜欢停留的角落,都寻不见她。

我问爸妈月溪在哪,他们只是忧虑地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却谁都不肯告诉我月溪的去处。

想到由此便再也见不到月溪了,脑中一阵空茫。像是失去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掩着面恸哭不止。

一个月后,我离开家去远方上学。临走的时候,在机场里,我仿佛看到了月溪的身影,遂在人群中仔细搜寻。

“月晨,在看什么呢,再不快点,就要晚了!”

爸在一边不停地催促着我,我只能无奈地先跟他上飞机。目光无意间扫过,却在机场大厅中的角落里,巨大的落地镜前,发现了月溪。

那是月溪,不会有错!

月溪果然是不会离开我的,即便我看不见她,她还会默默地跟在我身旁。

自那以后,我不时便会看见月溪的身影。有时是在大街上,有时是在图书馆中,在商场,在餐馆中,她也经常出现。一如既往地不和我说话,只盯着我看。我知道她一定没有原谅我,也不敢上前去搭话。

奇怪的却是,似乎只有我能看得见,其他人全都望不见她。

吃饭的时候,朋友见我一直望向旁边,便问我道。

“看什么呢?月晨?”

“我姐姐啊,那不是,她不就在那边啊?”

朋友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望去。

“在哪啊?那边也什么都没有啊?”

朋友一脸不解地看着我。

“那边不是吗?她还在看着我们这边呢!我姐姐很好看的吧?只可惜她从来不和我说话。”

朋友转过头来,一脸严肃。

“月晨,你该不会是……上次见到你母亲的时候,可没听她说到你有一个姐姐啊?”

“怎么会……”

月溪就在那里,大家为什么却都看不到?

她明明就在那里啊!

月溪,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上次你让我拍的海边的月亮,我已经拍下开了哦!你不来找我,我要怎么交给你呢?

趁着朋友去洗手间的空挡,我跑到月溪身前。

“你还在生我气吗,月溪?”

月溪不答,一如既往地瞪大眼睛望着我。

“我下个月就要回家了,你也跟我一起回家吧,月溪!”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家,爸妈总是忘记你的存在。但是还有我在啊,还有晨儿在这里啊!你不在的时候好无聊啊,都没有人陪我说话了……”

“干什么呢?”朋友冷不丁地拍了我一下。

“干嘛?我和我姐姐……”

“姐什么姐啊,没看见店里的人都看着你呢吗?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是个自恋狂呢!”

朋友不由分说地将我拉出了店外。

我回头一看,月溪还留在那个店里,没有出来。

“我和我姐姐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我想要跑回店里,被朋友一把揪住。

“听我说,月晨,我刚才给你妈妈打电话问过了。她说你姐姐十几年前就早死了!”

“怎么可能?那我天天在房间里看到的是谁?我刚才在和谁说话?那是我姐姐,是我姐姐月溪啊!”

朋友摇着头道:“醒醒吧!根本就没有人!你看见的,只是镜子,你只是在对着镜子说话而已!根本就没有人在!”

朋友一脸严肃认真地说着,丝毫不像戏谑之言。

怎么可能,我确实是看见姐姐了,那确实是姐姐,没有错啊!

“你妈妈一直很担心你。她见你这么大了仍旧对那个那个镜子这般执迷,就将你屋子里的全身镜扔掉了,甚至把你家里全部的镜子都收起来了。结果,你仍旧还是见到镜子便叫姐姐,你只是将你自己镜子中的影像当做你姐姐而已,你的姐姐,根本不存在!不信,你再看看!”

朋友从包里掏出一面小镜子来,对着我。我望着镜中那张熟悉的脸,不禁欢喜地叫道:“月溪!”

朋友拿起我的手,将镜中放在我的手心道:“你看好了!这是你,萧月晨,不是你姐姐!你之所以会将你自己误认为你姐姐,只是因为你姐姐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而已。但这并不是你姐姐,你姐姐早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朋友后来又说了些什么,我没再听下去。只是觉得脑中一片混乱苍白。

姐姐,真的不在了吗?

一直以来,陪在我身边的姐姐,真的只是一个幻影而已么?

回到原先的城市后,我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又去了那片海滩。

此时是晴空傍晚,太阳还没有完全跌落下山去。

我坐在海岸边的礁石上,双脚赤裸着的浸在海里。

月溪的影像又一次出现在澄蓝的海面上,仿佛月溪便在那海底一般。

我现在已经分不清那是月溪的映像还是我的映像,慢慢地甚至有些怀疑存在在这里的我,究竟是我,还是月溪。有时我望着镜子里的月溪,又好像是月溪在看着我一般。

两只脚用力击打着水面,水中的月溪立刻破裂成了碎片,随着水面逐渐平静下来,又缓缓复原。

天越来越黑了,月溪的影像也越来越模糊,看不真切了。

风从后颈处掠过,有点冷。

我夹紧衣服,起身回去。走出几步,恍惚听见身后传来若隐若现的声音。

“晨儿……晨儿……”

我转过头来,对着那片月下的苍茫说道。

“是你吗?月溪……”

Comments |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