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听说“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的时候是嗤之以鼻的。

我以为海有舟可渡,山有路可行。此爱翻山海,山海亦可平。

也坚信“郎心自有一双脚,隔山隔海会归来。”后来我才知道,在跋山涉水时,在渡海越岭时,早就失散,再不复还。”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山海亦可平,难平是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