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好友寄来的生日贺卡时,才发现原来自己已很少收到从外国寄来的信件。
看着卡上的温暖字句,才想起一两星期前她问我的住址,没多久她便在讯息里问我:「有没有收到信件?」
我说:「我没有打开信箱看呢!」
「也知道你会是这样的懒洋洋了!」她说。
现在说起来也有点不太好意思。

她的贺卡,令我想起从前很爱写信给朋友的时候,不论朋友住在何处,远近也好,我也喜欢写信来告知自己近来对某事的想法,对某人的感觉。
幸运的是,我也收到朋友们的回信,那些信件我至今仍然留着,真的不舍得丢掉,会觉得丢掉的不是一封信件那样简单,是我与朋友一起谈过的事,有时候是无聊的事,有时候是一些对朋友来说难捱的事,有时候是伤心的事,全部也是一个人愿意分享自己的事给另一个人的事,那些种种,又怎可以说丢掉就挥挥手丢掉呢?

瞬间想起有位好友在信里与我谈着她对爱情的害怕。
「其实我很怕,你知道吗?以前我不会害怕看到他,但现在我会选择逃避,不是因为我不爱他了,而是我害怕爱下去,我怕我的爱成了他的伤害或会对他有不好的影响,我害怕…我的喜欢在最后会让他对我感到生厌。」

而我大概是这样回答过她…

「妳记得妳当初为什么要爱他吗?我记得妳說过,这是因为妳很喜欢很喜欢,爱他是妳一辈子都不想放弃的事,现在又为什么动摇呢?从山脚下往山顶的路走上去,重点不是妳走了多少步,而是这一路上妳怎么看着妳自己的快乐,山顶的那片风景,是只有妳自己才看得见的风景。」
「其实妳是明白的,只是突然间有点奇怪思想罢了,继续保持着这个充满爱的妳就可以了。」

害怕,其实没有一件事情不包含害怕的,而爱与害怕这两种东西也是难以控制的,但如果因为害怕而不继续走,失去的会比离场之后损失得更多,也许不只是爱,还有的是对方对妳的期望,一些不会说出口的期望。
我在一些喜欢直来直往的朋友身上看到直接的好处,我指的直接不是说话直接,而是对自己直接,直接的去爱着自己喜欢的人,不论那个人会不会成为妳的另一半,也应该接受自己对那个人产生出来的爱,而不应因为害怕而裹足不前。
可惜的是在后来,这位好友也是选择了放弃,听说,她近来找到一个不会令她有害怕感觉的人来交往,而且很快乐。

有时候,我觉得人生最可惜的事情,就是拿着害怕在手来放弃一些认为自己可以不再需要而放弃的东西,一些在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觉好像少了什么似的东西。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好友在当时选择继续坚持地爱下去的话会是怎样?会得到一个美满的结局?还是爱得比分手更痛苦?其实我也不清楚…也许我们在恐惧面前都是卑微的,因为未知的后来所以害怕,害怕自己不会得到想要的幸福。

其实…发生什么状况也好,也可以将一切归咎于害怕,光明正大的给自己一个不爱下去的理由。
最终,只不过是没有那么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