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找你吗?-半夏小栈

『可以找你吗? 』

电话里传来你的声音,
那勉强装作兴奋的腔调,
那久久没有更新的状态,
大概,你又失恋了。

带着预备擦眼泪的纸巾,
路上买了你喜欢的巧克力,
提早了五分钟来到约定的地点,
而你比约定晚了二十分钟。

『好久不见! 』

特意打扮过的你,
脸上挤着仿佛热情的微笑,
扑过来一个打招呼的拥抱,
像普通的好朋友,像从前…

那,我们还是好朋友而已
的从前。

『走吧不然来不及了…』

你拿着还没换掉照片的手机,
萤幕上标示着十一时三十六分。

跨年满是人潮的街头,
我们从商场的天台走到街道上,
再从街道上走到公园的草坪里,
却没找着一个靠近现场的位置。

你脸上的焦急,像比谁都
想要让这次的跨年过得完美。
或者,是想要找到离开的出路,
从那徘徊而熟悉的十字路口。

『走那边! 』

突然你拉着我的手,
直奔往人群里的一个缺口,
在我还在张望寻找方向的时候,
而人们正开始喧哗叫嚷…

那一刻,
十一时五十九分。

“十、九、…”

我们穿插奔跑在满街的人群里,
你撞开着路人,我在说不好意思,

“八、七、…”

在那我们曾经快乐漫步过,
也在后来独自抚平过伤痛的街头。

“六、五、…”

现在手心那额外的0.1牛顿力度,
刚才那比平常多出的0.1秒拥抱…

“四、三、…”

还…可以再多一点吗?
即使就只有一点也…

“二、一、…”

如果像这样一直走着,
我们,就会回到那天吗?

「我们重新开…

“Happy New Year!!”
人群的叫声淹没了一切。

…」

时间在这刻停滞,
人群仿佛也变得宁静。
花火就在我们的面前绽放,
你仰首的侧脸被火光照得红粉。

闭眼,你默念着一个无声的愿望,
带着,让一切随火花消逝的表情,
就像,脸上那抹瞬间闪过的泪光。

大概有些美好,来自它的短暂,
失去、遗憾,成就它忘不掉的可贵。
大概留住美好,不是让它延续,
而是以回忆,烙下它最灿烂的曾经。

像樱花、像花火、像红叶、像飘雪。

我们没有拍照,没有说话,
就这样默默地看着璀璨的夜空。
我们之间那还没有分开的指尖,
钩着,直到最后的花火殒落。

『你刚才跟我说什么吗? 』
「没…没什么…」

「要吃巧克力吗?」
『可以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