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半夏小栈

心血来潮的,你一个人跑到电影院,其实他没有任何想看的电影,只是想打发时间,不想太早回家对着冷冰的四面墙。
你一个人住已有数年,由当初的不习惯到现在可以轻松的对别人说单身不错,时光会令所有的事情变得微不足道,包括寂寞。
你想起有朋友对你说过:「有些事情就是你没有看清楚,包括你自己的事。」
你总是会回答:「清楚了又如何?」
一直,对看不清自己太多这回事感觉没有不好,当然,在一些事情上仍然会感到疼痛,但伤口会好得很快,就是因为没有看得太清楚。

朋友的女朋友跟别人跑了,你问朋友一切还可以吗?朋友笑说:「原本很难受的,但后来想到你说的话才明白过来,就像治愈了我的伤心,你曾说过看清楚了又如何呢?真正令人感到无法挽回的道别不只生离死别,还有看得清楚后得到的心碎感。」
你耸耸肩说:「女朋友跑了,再找就有了,不要太沉溺于过去。」
朋友点头说是,然后说:「终于稍微明白你为何喜欢一个人生活,其实身边有人与没有人也看不到太大差异。」
你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说:「都不是没有差异的,出外吃饭的时候可以叫多一点不同菜式,可以吃多点。」
你知道,你只不过把灵魂缩小成一小点藏于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所以你才说一个人不错这种话,又或是说,未有一个人可以找得到你的灵魂好好爱护。

幸福是一件华丽的上衣,未必每个人也穿得好看,就在自己悲伤之后,就在自己感到委屈之后,华丽的上衣统统变成透明,那个时候,我们都会看到赤裸的自己,跟随着悲伤堕落到一个没有边界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会看到与我们一样的人,当看到别人的悲伤才会看得见自己曾经拥有的幸运,那不是因为我们不尊重别人的不幸,而是我们从中学习着尊重自己的幸运。
你望着好像已伤愈的朋友说:「没有所谓吧!因为失去我们才知道什么是幸运。」

天空开始落下一点点雨,朋友伸出手去感受雨点:「就只有一点点,好像有又好像没有,就像灵魂那样。」你与朋友为了这一点点雨走进便利店绕了一圈,什么也没有买下,朋友指着那淡淡的彩虹说:「这是我最喜爱的一场风景,永远也走不进去的风景。」
你说:「望得见也不错。」
朋友望着你说:「你是一个把自己藏得好深好深的人,是因为怕被人看到了真实? 」
你叹了口气说:「不是怕被人看到真实的自己,只是怕…当看到自己的丑陋,会把自己藏得更深。」
你与朋友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你说:「谢谢你看得到我的灵魂。」
朋友笑得浅浅的说:「我们的灵魂都被冲散在人海里,只有一点没一点似的,而刚好我见到你的一小点罢了!」

最感人的地方,就是有人 得到你的灵魂,就算那个灵魂连自己也不想多看也好,就算自己已把灵魂剁碎了也好,当有人看到你最好看的眉角,你还是会感到心安,那怕只是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