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心悒

你明明知道不应再找他,但每晚临睡前,你总是会把他想起,在手机上输入“你好吗?”却在按下输出键之前变成删除,输入与删除交替了不知多少次,你才会放下手机乖乖去睡,祷告着希望可以在梦中见到他的模样。
有多少次,你都妄想他会在你入睡前的一刻传一个讯息给妳,那怕只是寥寥数字,总好过现在。

他从不主动找你,有很多次你都因为他的不主动而怀疑,怀疑他是否爱妳,有时候你会忍不住问他“你爱我吗?” 或是“你有挂念我吗?” 之类的说话,他都一一回覆“爱” 或是“有”,惜字如金。

有时候你会想是否自己太主动,令他总是没有认真的投入感情,令感情好像只有你一个人的执着,只有你一个人的勇敢,只有你一个人的去爱。
你更开始揣测,你的爱对他来说是否重要。
或是说,你对他来说是否重要。

慢慢开始,你的生活从快乐的地方一直滑落,开始没有办法会心一笑,没有办法再与别人说着无聊笑话,世界仍然很美好,只是在你的世界里多了一个洞。
他依旧的没有主动找妳,没有因为你的消失而把你着紧。
你的感情剧本里有他,但他的,你的位置好像是可有可无。

终于你不再想忍受那些可有可无的感情,你向他诉说不可以再继续走下去,你以为他会不舍,你以为他会把停滞不前的感情挽留,但他却斩钉截铁的说:我们的故事到此为止。

你把他的讯息一次又一次的回看,心悒也是一次又一次,妳听着他给你的最后一首歌…
「却有种叫作时间的东西说没问题,最后我们会痊愈。」
是的,我们在最后都会痊愈,只是当中,不知道要经过几多次心悒与几多次心酸。

我们曾相爱
想到就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