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最温暖的东西,也是最自私的东西。

经历着现在的事情,却令你想起从前的事情,情况的相似,就像听着一首情歌的旋律,听多次后会发现与另一首情歌有些相似,可以是前奏也可以是结尾。
你闭上双眼想着从前,凝视着自己脑海中的空洞,不知不觉间灵魂仿佛变得越来越细小,就像微生物般轻轻的飘进从前。

那是一个不太冷的冬天,你与她相约好时间地点之后,你便去理发,当剪刀冰冷地沾上你的后颈,你才想到稍后去吃什么菜式,再想着在饭前要不要喝点酒来让彼此轻松下来,想得入神之际,原来理发师已在不知何时已经剪好头发,短发令你感到凉快,你望着掉在地上曾经属于你的发有点伤感,你心里不禁想,这一头长发原来已到了这个长度。

当走出理发店的时候,她却不知从那里走出来把你紧紧的抱住并说,好想你啊!我们有多久没有见面?你想了一会才说,好像已经有一星期多了!她把头投进你的胸膛说,你有没有想过我?你笑说,当然有了!
有点凉的空气吹过你的颈项令你的肩膀轻轻的震动了一下,她把她的围巾除下来给你带上说,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剪一头短发?你说因为闷了!
你带她去吃日本菜,点好定食餐后说,我们结婚好不好?她快乐的笑了一下说,为什么想与我结婚?你说因为想与她一起生活下去,她流下快乐的眼泪,你轻轻的把戒指为她戴上。
只是,你没有想过她会遇上了另一个他。
而她也没有想过事情会如火苗一样,风轻轻一吹,什么热情也被吹醒起来。
但她没有离开了谁,她只想好好维持着现状,尽量别去伤了三个心。

当你洞悉到这件事情,已经是在婚后一年,你不太明白你一直相信的她会有此一着,当你问及之时,她只是轻轻带过的说,在我们一起之时你也试过如此,那有什么奇怪?男女也应该公平吧!
你无力的坐下梳化上,你并没有任何怪责她之意,只知道,原来彼此的信任早在两三年前已毁灭得不留痕迹。
情况与你经历过的其中一段感情上有点相似,你也曾不经意的介入了别人的感情里,却因为你不相信第三者的说法,所以从来没有介意,你只想快乐,只要快乐就可以,无论那段时间可以维持多久,你也尽力的去爱、去维护着那段秘密感情。
却原来,情况之坏如切肤之痛的感觉只有当事人才可领略得到,原来当时自己是如何的自私,一心只想找着自己想找着的事情。

你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的眼泪正快速流下,把爱毁灭的不是你与她或是他,只因为我们的心都是一颗自私的心,我们都想把所有的爱据为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