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很久没有找我的朋友,或可说是一个老朋友,在前几天发了数张相片给我,那些都是多年前的照片,多年前的自己出现在多年后的自己的眼前,老实说,差点认不出来。

「为何无端看起旧照片?」
「在微信上看到你的相片,想起从前的你,便找出来看看,看的时候我也不禁笑起来呢!」

从前我与她是很熟稔的好朋友,一星期总会见上三四次,不是吃饭就是看戏,有时候其实没有什么事可做,在想不到做什么的时候便会一起走去图书馆消磨上一段时间,她看着亦舒,我看着推理小说。直至她找到她的爱,我们便开始渐渐疏离。

「你还是那么害怕寂静吗?」

我一时间没有回答,只想起从前,我们在某个朋友的家里一边听着音乐一边闲聊着一些无聊之事,在一时兴起的起哄大笑之后便寂静下来,那点静是静得令我有一点耳鸣,那时候我叫她说点话,她却躺下来装作要睡觉的样子,而我也只好望着停在玻璃窗上的大苍蝇。

人的温柔,有时候只需要一个小动作便可以瓦解,而你眼中的需要也不代表别人一定要付出。

「没有。」
我,就是从那时开始一点点的学习面对寂静,一点点的把自己调整到可以面对自己一个人。
回过神时,才看到她再发给我的讯息。
「我结婚的时候,为何你没有到来?」

那已是六年前的事情,想不到她会在六年后才问我当时为何没有出席。
感觉到谈话内容已开始微微的走到干涩地方。

「因为要工作啦!」
「算吧!下星期我约了Joyce、阿桦、阿琪,你都一起来吧!」

分散后已没有想过会再见面的人,她统统也提及,但我并没有想去见面的冲动,不竟人与人经过疏离一段时间后,很难会走回从前那样熟悉。

「其实,无论是一年、两年、五年、十年,我们永远也会是朋友,但在这些各自失散的岁月里,我们也成长了不少,我相信人是没有变,变的只是内容,改变了的内容我们都翻阅不了,但我们可以从新再说说彼此现在的事,不竟,相识了这么一段长时间,总不希望大家变得陌生,然后就像没有相识过那样子。」

是的,她的有感而发令我由不想再去联系到答应出席。
时日会变,好的坏的我们都要硬着头皮去接受,但有些朋友还是会温柔地向你问好,慢慢地把你拉回来,不要你继续飘泊着去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