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我很失败吗?』

场景是楼上cafe的露台。拿着刚调好味的蜂蜜花茶的我,被这样的问到。

「哪边失败了?」

『他不要我了…』困惑的眼神。『…我被嫌弃了。』

看着露台对着的,晚上九点半的时代广场。一口温热的花茶被灌进口中。

「所以…就是失败了?」

这样问也许有点不太好,但还是把问题说了出口。茶壶下的烛火赠予了这刻一片沉默。

而沉默还是被打断,在我正在盘算该不该多接一句话之时。

『我留不住他…』没有目光交流的说话。『…而他还是选择了回到那人身边…』

『所以我算是比不上那人吧…?』

「所以…你觉得这算是失败了?输了?」

谢谢那边的烛火,也谢谢时代广场上的吵嚷。

「所以…你认为那成功和失败,赢还是输,都只取决于那人的选择?」

杯子被再倒了满一杯,而蜂蜜也被拉扯到花茶的世界,期待着能制造出一种味觉的刺激。

「所以…如果这算是失败,那么你的世界里,这一刻,就只有他,而没有其他事情让你有所感受?」

即使这味道是好,是不好,喝掉了,那一刹的味道,也就不再存在。

「所以…」

『所以…』

『所以你就只能这样的用你的理性去分析我现在的状况吗?所以你觉得我相信自己是童话里的公主吗?所以你觉得我是个白痴什么都没去想过吗?所以你认为我这晚找你是为了被你用你的理性去告诉我事实的真相和残酷吗?所以…』

换我沉默了。甚至是想找个遥控器,把楼下的嘈杂都静音。

而旁边的广告屏幕还是一直在明和暗之间徘徊。

『所以我来是要为了听你一个一个的「所以」,是我自讨苦吃。而你不能好好听我把事情和感受说出来,至少让我好过一点吗?』

泪光吗?是被制止了的泪光…

『你不也是刚被抛弃了吗?所以你分手的一刻,一直到现在,也是维持着这样的理性吗?』

然后,转眼间,花茶旁的是日特饮被喝了半杯。

『…如果我说,从很久以前,到现在,我还有在喜欢你…可以吗…?』

这『可以吗』所说的,是可以喜欢,还是有别的意思…?

『…嗯…算了…』

算了吗?把杯里的茶给喝个光,在面对这样的自问自答的时候…

这一刻所需要的,是由沉默来填满的画面。

「我麻木了。」

嘴巴被闭上了文章里一整段的时间,还是得打开了。

面对好些人,好些刺激,也许与其让情绪大起大落,大吵大嚷,我还是选择了沉默,然后让自己的感觉麻木。

然后,让自己忘记一些想忘记的,即使那不过是欺骗自己是已经忘记了。

民主是选择了发出声音的人们的专利,而我放弃了。

然而,有趣的是,即使是沉默,也能带来某些事情上的改变。

无声的火头,还是会不为人知地被点起,直到它被发现。

而更无可否认的,是世界不会因为谁的沉默,而停止转动。

望向街上,外面开始下着微雨,吵嚷的声音变成了雨下的声音。

但微雨的出现,不代表火头会因此而熄灭。

『你的话说完了?我先走了…很感谢今夜的相伴。』

但我,竟然有些不习惯…

从茶壶里倒出最后一杯花茶,把剩下的蜂蜜都倒进去。

忽尔仰望天空,隐约看到,云朵随着风在飘过。

而这阵偶然的风,带来了脸颊上滑过的一滴雨点。

有人说过,喜欢在雨中散步,是因为雨滴是泪水的掩护。

也许,我知道我该去做些什么,可是…

我怕在那之后,掩护所需要的,不再只是微雨…

微雨中,模糊的广告屏幕一直闪着我的眼帘。

而我的眼帘,闪着的却不是广告。

那么…我很失败吗…

我…哪边失败了…

我…

『先生,我们这里要关门了。不好意思…』

Comments |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