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以一种特别的方式。
如果你问我世界上最真实的地方是哪里,我会回答你,医院。
如果你问我世界上最残忍的地方是哪里,我会回答你,医院。

——摘自生生的日记。

01

当北方秋季的候鸟开始成群的往南方迁徙,生生知道,这个城市的冬天马上就要来临了。

一年四季,春去秋来,冬至夏归。

花开,花又败。

在这个寒冷的城市,一到冬天就飘着大片大片的雪花。那白绒绒的雪花带着冬季的凄凉和落寞,在那灰白惨败的空中飞啊飞。

生生不知道它们会飞多久,就像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一样。或许它们下一秒就会跌落到地上变成冰冷的雪水,又或许它们会在天上多飞那么一会儿,但是生生知道,只是那么一会儿,因为它们最终的归宿都是消亡。

02

生生是一名白血病患者,她每天除了跟病魔做斗争之外,就是在网上和一名名叫“生生不息”的男网友聊天。

因为聊天会使她快乐。

她见过那个男孩发来的照片,长得很帅,给人的感觉特别阳光,清爽的笑容,白色的羊毛衫。

但是生生从来没有发过一张自己的照片,因为她那因化疗而脱落的头发,丑陋的让她觉得自己是个怪物,所以就她让面对虚化的世界吧。

生生在网络上写着自己每天和病魔做斗争的故事,她原本只是在网络上抒发自己的感情,没想到一个男孩的突然出现给了她希望。

他一天天的陪伴着她,安慰她,给她鼓励,让她加油。要知道,在这个茫茫的网络,被一个陌生的人关心着,是多么大的温暖和力量。

生生觉得自己恋爱了。

但是她又为此感到难过,特别难过。

“把电脑收了,该吃饭了。”病房内林舟曲带着保温盒走到生生的床前。他支起床上的桌板,打开饭盒,里面都是生生爱吃的,但是医生说要吃平淡的,所以里面都是素菜。

生生没有去看林舟曲,她狠狠地蹬了一眼林舟曲。因为她讨厌他,一直讨厌,如果不是因为他,她的家庭不会变成这样。

林舟曲是生生异父异母的哥哥,继母在她妈妈去世三年后,生生父亲就娶了一个,还带着一个男孩,那个男孩就是林舟曲,他生生大两岁,高中读完就没读了,在工厂上班,每个月的工资勉强够养活自己。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父亲有些不高兴,但是怕女儿不高兴,他还是极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没事,爸,你待会儿让她吃吧,我还要上班,先走了。”说完林舟曲就转身走出了病房。

“切,你还上班,你能赚多少钱,你的钱够养活自己就不错了。”生生对着林舟曲离开的背影恨恨道。

“生生,我不允许你这样说你哥哥,你知不知道你每天的医药费都是哪里来的?”父亲坐在生生床前,面容憔悴。

“他不是我哥哥,从来就不是。”生生大声道。

“唉,你这孩子,你是要气死我吗,你知道他每天都干嘛去了吗,为了多挣点钱给你看病,他每天在工地上搬砖,每天早出晚归,为的就是你啊,但是他却不从来不告诉你,也不让我告诉你,你说说你怎么这样呢?”父亲长长的叹了口气,苍老的脸上爬满了皱纹。

继母在去年的时候因为心脏病离世了,但是父亲还是坚持让生生上了大学,只是天不如人愿,学还没上完,就出了这样的事。

生生听完父亲的话,如果父亲说的是真的,那么她刚刚对林舟曲的态度是不是太差了一点,但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呢,她一直讨厌他呀。

03

生生在网上找那个名叫“生生不息”的男网友聊天,但是那个男网友一天都没有回复她的消息,回她消息的时候,通常是在生生睡着以后的晚上。

生生觉得对方没有之前那么频繁地关心她是否吃饭了,心情又如何,所以渐渐的她也不再去找那个男网友聊天,但是那个男网友每天网上都会给生生发去一句鼓励她的话,虽然生生看见了没有回。

因为生生知道,自己不可以恋爱。

在医院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但是生生的病情依然没有好转,医生说只有换骨髓。

上过大学的生生当然知道要找到相同的骨髓有多难,况且她的身体真的一天不如一天了,如果她可以康复,她一定要和那个叫“生生不息”的男子告白。

她要告诉他,自己喜欢他,她还要谢谢他,在她生病的这段日子里带给她温暖和鼓励,但是,他听得见吗?

骨髓配型那天父亲和林舟曲都在,还有一些慕名而来的志愿者。

幸运的是其中有一个人的配型和生生的特别匹配。

当医生把这个消息告诉给生生时,生生高兴的抱着父亲哭了,她也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了那个网友:

生生不息:祝你早日康复。

生生:谢谢你,等我好了,我想见见你可以吗?

生生不息:有缘分会见的。

随后生生不息就下了线,只留下灰色的头像。

04

终于到了手术的那一天,但是生生一直没有见过那个愿意给她换骨髓的人,父亲说,别人不愿意让生生知道,所以手术过后就可以看见了,生生在心里暗暗感激上苍的怜悯,还是好心人多。

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手术很成功,昏迷的生生和林舟曲被护士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

就在手术之前,生生的手机里弹出一个QQ消息,是“生生不息”发来的:

亲爱的生生,当你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你应该已经手术出来了,原谅我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你是我永远妹妹,永远的家人,我爱你,但是我知道你讨厌我,所以我在网上申请了一个QQ,以另一个人的身份和你聊着天,幸运的是你并没有发现,为此我很欣慰。

骨髓配型那天,我特别激动,因为所有人都不适合,唯独我的适合,我觉得我终于能为你做点什么了。

——林舟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