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凌晨要淡忘这段忆记-半夏小栈

电影院里,开场后的十五分钟。
你还是用着那同样温柔的声线,
给我外套,借我掌心,像从前。

『冷吗?』
「有点…」

像,我们还没有分开,在五年前。

犹豫,但冷,是一个合理的借口,
借口,是你的,也是我的。

「我们去哪里?」
『跟着我。』

离开电影院,天暗了,
你带着我走到从前的那个海堤,
勾着手指,直到牵着,紧紧地。

还是一样的手,还是一样的触感,
仿佛证明了,身体有着它的记忆。

你带着我继续走,我害怕荡失,
反正,我们都有着我们的借口。

『有空吗?』

熟悉的气味,还没陌生的被窝,
你的唇,靠近在唇边,直到紧贴,
直到犹豫,直到跟随着你的节奏。

「我累了。」

你把我拥紧,我没有。
你累得睡着了,我闭上眼睛。

空间里,
就只有我们彼此的呼吸声,
莫名的陌生感,空白的脑袋,
充斥,直到天亮。

『那人找你吗?』
「嗯。」

然后,一个电话的震动,
打破了漫长的沉默。

「那,先走了。」

慢慢地从紧贴过的体温离开,
挤一个微笑,转身,酸着鼻子。

也许那一刻,才醒觉借口早已用尽,
然后不得不承认一切早已结束,
然后不得不承认即使再贴近…

…我们的心跳已经不再同步,
一切,仅仅是身体残留的回忆。

背对着你,拉着门把的我,
拿着被垃圾讯息震动过的手机,
装作不慌不忙的回覆着。

就当这次,
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

…我们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