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 呐 我听着呢
呐 呐 我听着呢

又在说些听不懂的话

刚浮现出来又消失了

为何夜晚这么漫长

融化在温柔清晨的牛奶海

两个人 模糊了界限

看不见尽头的雾中

寻找着自己的角色

就算会失去

无可替代的东西也想要选择

呐 呐 我听着呢

又在探寻着存在于此的意义

呐 呐 我记着呢

沉重的门 古旧生锈的钥匙孔

柔软的心

不受思绪控制地 哭着么

小时候记下的不可思议的咒文

变成了普通的话语

什么都干不了的房间里

寻找着安稳

把不会弄错的东西

用手拿走 何时注意到就好

呐 呐 我听着呢

又在探寻着存在于此的理由

谁给我公正的评价

你能说这就是爱么

习惯了的话 待在这里也好

没有目标的热情在彷徨着

会变冷的

如果又遇到温柔

这个声音能传达到么

看不见尽头的雾中

寻找着自己的角色

就算会失去

无可替代的东西也想要选择

呐 呐 我听着呢

又在探寻着存在于此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