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早上,我们仨的聊天群组异常热闹。
我打开手机看,话题是由梓翎带起的。她发了一张截图到群组,那是一张交友请求的画面。
仔细一看,对方在讯息栏上写了,
"你很可爱,我可以每月付你钱,你来当我女朋友。"

我和家因都发了笑哭的表情符号。
"作为好姐妹,你们应该要为我感到高兴才对。"梓翎说。
"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对。要是对方是个地中海大叔,我会忍不住想打他的"家因回。
我又发了一个笑哭的表情符号。
"我也会失控的。"梓翎说并加上一个黑月亮脸。
"好像电影情节一样。要不,试一试?"我说。
"用玫瑰花相认嘛?"家因附和。

之后,梓翎真的约了对方,还真的以玫瑰花相认。
作为好姐妹的我和家因当然要陪着她去,不过说穿了,我们就是想去亲眼去目睹一埸喜剧的诞生。
梓翎说,她有听过对方的声音了,听上去很正常。
可是我们都说先见面才下定论。

愈来愈接近约定的时间了,我们都不停张望身边有没有拿着玫瑰花的男子。
刚到了约定时间,我们就看见了一名男士手拿着玫瑰东张西望。
那名男子,虽然并不是地中海大叔,可是看上去也在30多岁了。渠带有动感的肚子和一头自以为帅气的日本偶像长发,让梓翎惊艳的把手上的花都扔了。

只是来不及了,对方已经看见了我们,还朝着我们走过来。
"妈的,张这样还想包养我。"梓翎打算冲上去修理对方。
"不可以!让我来。"家因把梓翎挡在了后面,自己走去迎接对方。
男子并不知道发生什么就被打了一拳。
而我就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不行,我不动手难以泄忿。"梓翎打算走到家因那里帮忙。
"唉,不要啦。"我装装样子拉着梓翎,其实并没有用上任何力气,还一起走到男子那边。
梓翎用尽吃奶的力气对男子拳打脚踢,我在旁边装着劝阻,一边偷偷的踼了几脚。
"张得那么影响市容,就别到街上晃了。"我边踢边说。
那男子从被家因打了一拳倒在地上后,就再也没有反击之力了。

待我们都打够了之后,就转身打算离开。
此时,梓翎的电话又再响起。
"你好,你有男朋友嘛?我可以每月付你钱,你能当我女朋友嘛?"
我们仨看着彼此,同时骂了句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