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回温]

[短篇故事][回温]

我从床上睁开眼,空气仍是灰蒙一片,还好像愈来愈雾化。

我打开衣柜,打算取出来穿的纯白色毛衣明明已经被我穿得破旧,也起了不少毛球,但今天看起来就像第一天买回来一样簇新,褪去了时间的痕迹。

这是我们交往后的首年,他给我的生日礼物。

我把毛衣穿上身,幻想这是他温热的怀抱。可是我心里清楚知道,如今的他已失去了温度。

一星期前本身斩钉截铁拒绝旧同学们为我庆生,但他们是我和他的共同朋友,我可以在聊天之中谈及他,也是怀念他的一种方法。何况……

走在街上,寒风打在我脸颊,我不断磨擦双手,希望能让自己的身体也回温。这条街道我已走过许多年头,但今天街头景象的熟悉感,好像比昨天的印象还要深邃、遥远一点。

街口那店铺,不是早已从古式的糖水店转为一间药房了吗?但……

「喂,美诗,妳又迟到了,连生日也要迟到呀。听说呀,妳生日当天过得怎样,也代表之后一整年你的运势会如何呢。」

我探头探脑地走到糖水店门前,唯的笑脸竟然突然映在我眼前,吓了我一大跳:「哗!」差点我就往后跌倒,是他一把抱着了我,保护了我​​。

「哎呀!万一有天我不在了,妳要怎么办呀?」他打趣说着,我的眼泪却夺眶而出,像小孩子哭得稀里哗啦。

「为什么妳会哭得这么凄凉呀?今天是高兴的日子啊!我还为妳准备了一份礼物呢,妳要好好爱惜它啊!」唯温柔地安抚我,用他微暖的手揉着我冰冷的脸。

我当然知道这份礼物就是我身上的那件毛衣。不过自从一年前开始,今天再不会是值得庆祝的日子。

我的出生,为什么会换来他的离去?

他把毛衣取出来往我头顶套上去,我低头一看,新旧毛衣同时重叠在我身上。

「还好合身呢。」唯的样子非常得戚。

我好想可以留着这一刻,永远凝视他得戚的脸,一直一直和他待在一起,但我知道这境象只是泡沫。我要等泡沫爆破前,自己先忍痛离开。

我往后退了一步,唯的身影愈见朦胧,但他仍用温柔的双眼盯着我,和我道别。最后,他以很轻很轻的语气说:「妳要好好活下去,待妳变成老太婆时再来找我吧。」

「谢谢你。」今次我流下的,是温暖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