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做的事

「我想…我已不爱你了!」妳一边玩着手机中的小游戏一边对他说。

他双眼直直的望着妳,试图在双眼未累的时候把妳看清,希望可以看到妳有一丝留恋,妳好像感到他的锐利目光而没有抬头,只是一直与手机为伴,所以妳并不知道当妳没事那样的说出一句不爱他的时候,他是什么样的表情,神情会带点哀伤吗?还是松了一口气?

从认识他开始到现在,妳与他都有着共识,要在有生之年租铺开间茶餐厅,每一年,妳都会把茶餐厅的模型重新上色一次,而他就总是说厨房的空间太少、墙纸感觉太花巧、台与台之间的空间太少等等,他总会给妳一份很安心很安心的感觉,好像将来有什么事情也好,只要有他在就能有最妥善的安排,就算他总是挑剔妳的主意。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只要妳好好的,我也会觉得好好的。」妳曾对他这样说过,在妳还很爱他的时候。

与他,曾有过结婚的念头,妳也曾幻想过将来与他结婚,婚礼要中式的还是西式的,伴娘要找那位好友来担当最为适合?但因为妳总是怀疑自己能否担起这个身份与关系而搁置。
妳曾期待很单纯的爱情、单纯的带着甜蜜去过每一天就可以,但生活与对别人的期望却把彼此变得复杂,简单的相互信任与理解,在经历一个又一个不同的阶段,拥有的烦恼已变得堆积如山,令单纯的感情越来越难以温柔的心去迎接。

妳终于放下手机说:「有时候会想,有另一个你在另一个地方等着我…然后会想就不如任性的狂奔去另一个地方吧,另一个你把我接住又好,没有也好,起码我可以从新感受到从前的爱情。」
他说:「也许那个地方的人全部都是傻瓜,都是在呆着不懂前进的傻瓜。」
妳淡淡的笑说:「也许我们也只不过是两个不懂前进的傻瓜。」

慢慢的,妳尝试找他少一点,慢慢的,妳尝试再记住他对妳的好多一点,慢慢的,妳把习惯有他在身边的一切收回心里。差不多一年后,妳才与他正式分手,慢慢流逝的事令妳没有感到伤感。

妳坐在家中看着一直想看的书,但没有一个字可以进入妳的脑袋里,只是在发着呆,其实妳没有什么事可做,妳索性把书本放下然后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拿起放在床上的手机滑着,妳无聊地翻看着与他的短讯,由三年前开始重温,由暧昧时刻到决定一起、由甜蜜期到习惯期、由他事事对妳迁就到后来妳对他的忍让、由每晚都会互说晚安到后来隔几天才一次问候,妳把正在滑下脸庞的眼泪抹走,轻声的自语:「原来分手就是慢慢做的事!」
妳长按着与他的通讯匣直至弹出“确定要删除对话吗?”心里数着数着直至到十,删除!

把感情堆积起来,那种满满的感觉很容易令人感到满足,但后来的因生活因时间而被彼此肢解下来的残骸,我们会细细的收拾妥当?还是默默的远远目送?
还是,让落在手上的泪水慢慢的在我们眼前变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