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从我身边走过了。

那一刹那,整个世界仿佛都被温暖了。一抹绯红升腾着,将夏日的烈阳硬生生的扯进了这个严冬。

可是,他为什么毫无所动呢?她,该不会,忘记了吧?但那眸子中忽然间闪现过的光芒指引着我去明白,这或许不是问候的好时间吧!

那时间下的年轮铭刻着的记忆,一直都深深地隐藏在一个角落里,等待着那个身影的再次出现,轻轻拭去上面的灰尘,扣下沉寂的锁链,再次散发出那股清香的记忆。

那个在他笔下勾勒出的日记,会有着独属于我的的只言片语吗?

那时候,他总是半掩着本子,杜绝任何外来的目光,偶尔张望着,便急眼似的要跟你斗。但那隔阂只是片刻的。转瞬间,那股弥漫着火药味的气息就烟消云散。气氛还是一如既往的愉悦。

那道撒满青春甜蜜回忆的轨道被时间的潮汐悄然掩盖了。相交了,分离了,像平面中两条相交的直线,匆匆一会,永不相见。但是啊!如果是那永不相交的直线,就不会有回忆的痛楚了。

眼前浮现出那个樱花纷纷飘落的景象。“如果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那么两个人的心需要多久才能在一起。”

我感觉,越来越远了。

道路被黑暗隐藏着,我,找不到方向。

 

文/古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