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灯饰下的她和他
子漩一人气鼓鼓地站在便利店的雪柜前,胡乱拿了一支焦糖口味的雪条就付款,再走到落地玻璃窗前的长台拆开来吃。

听说今天是今年冬天中最冷的一天,子漩穿着厚厚的保暖白色羽衣,但同时她也要以冰冻的雪条去降下她心中的怒火。

可恶!竟然敢爽约,应该爽约的人是我吧!我也是万分不情愿去的,最后被爽约的竟然是我?

子漩被她妈妈唠叨了半个月,今天可是鼓起勇气才答应妈妈安排的老套相亲晚餐,说是那个人什么老朋友的一表人才的儿子,曾经到外国读书又工作过,知书识礼也见识广阔,而她自己又三十二岁了,差不多三年没拖拍,应该要加强力度找个好男人什么什么的。

到头来她等了半小时,结果却是收到妈妈的电话通知那个「才子」有事情不来了,简直岂有此理!

子漩嘴巴大口吃着雪条,眼睛凝视着店外高楼挂着的大型圣诞灯饰。

那五光十色的璀璨光芒同时影射着她内心的一丝寂寞。

墙外的灯饰图案是一只圣诞小鹿,及它的背上载着一位小女孩,他们的四周都挂上好多星星。

「妳觉得这圣诞灯饰怎样?」突然有道男声扫走她沉静的世界。

子漩只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眼前的男子,这关他什么事?

「这组圣诞灯饰是我设计的,见你好像看得入迷,所以想来了解一下啊。」男人像看穿她心里的疑问地解释。

「真的吗?你真厉害啊。」子漩真心觉得他很有才华,这才是真正的一表人材嘛。

「嗯。」男人点点头。

「你今晚是心情不好吗?看妳一副生气的模样。」男人望向饮品柜,再拿下一支乌龙茶去付款,再以快速的脚步走回子漩身旁。

「唉!在你们男人眼中,三十二岁的女人是很老了,是吧?」子漩突然悲从中来,为何她要沦落到要相亲,最后还要被爽约。

「我可没有这样认为喔。」男人举起双手,一副不关他事的无辜样子。

「我可是很长情的好男人。」男人的目光落在玻璃窗外的灯饰风景中。

「干嘛自称好男人啊,你有一位拍拖很久的女朋友了?」子漩内心觉得他好好笑,也有一点可爱。

「没有啊,但暗恋的长跑又算不算?」

「这个年代还玩暗恋?有没有这么单纯和深情啊?」子漩不敢置信。「是否每个男人心中都会藏着一个遥不可及的对象,给自己去牵肠挂肚和幻想?」

「唔……我不知道其他男人是什么思想,但对我来说,那一个她……就只是一种很简单、但又很深的牵挂吧。」男人把目光由窗外转往子漩身上。

「好玄妙。」子漩笑笑,但她心里好像有些微妙的变化,像是一阵小小的骚动。「那……你喜欢她多久了?你和她是怎样认识的?」子漩突然非常好奇他们之间的故事。

「我从小就认识她,她是我妈的好朋友的女儿,我记得她童言童语地跟我说过她好想可以在圣诞节时遇上圣诞鹿,然后骑在它的背上,一起飞上夜空去捕捉星星,所以我想帮她去完成这个心愿。」

「哗,小时候的事情你也一直记在心?说不定她早就忘记了,而且这愿望好像小说女主角才会说的话喔。」就是太过童真的感觉。

「是吗?」男人的眼神有一丝失落,他还是对她有所期待的。

「那你有去找她吗?还找得到吗?」子漩再故意去找话题,用手肘轻轻撞他手臂。

「嗯。有啊,我也找到她喔,我终于再遇到她了。」男人的眼神再次染上色彩。

「那……她有觉得你很浪漫吗?」

「唔……我想她可以对我印象深刻一点,所以想先给她一个小惊喜,最后再送上这份大惊喜给她。」

此时此刻,子漩的肚子不争气在咕噜咕噜作响,她的脸上因尴尬泛起一层红晕。

「哈,要不要一起去吃个晚饭?」男人展示出开朗的笑容,望着子漩一步一步向后退,好像准备转身离开。

「吓?」他是想约她吗?刚才他才形容到自己是快将绝种的长情好男人,现在却因为她而变心?难道她的魅力有这么大?

「哈,毕竟刚才我爽约了,让你气到这样冷的天气还要吃雪条去降火。现在我们就重回那间餐厅,我请你吃大餐补数吧。」

什么?她有听错吗?那个小女孩,是她?她真的不记得自己如此童真过。子漩觉得心中一阵天旋地转。

「喂,你竟然敢这样戏弄我?」她伸手想拍打他。

「我们餐厅等吧,哈哈。」男人一个转身开始迈开脚步。

「喂,等我啊。」

「我等你都等了这么多年,现在换你追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