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每一年的生辰上天也会送她一场雨来度贺,雨势不会很大也不会很小,就是刚刚好令她感到它在身边的那种模样。初时她对这场不大不小的雨很厌恶,心情总是有点麻烦到那些落足心思为她庆祝的人,虽然每个人口里也说不要紧。

她说她记得有一年,有一个长得不太高的男生送她一把白色雨伞,然后对她说,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也有它,让你安全。

她说那一年的每一天,她都把这把白色雨伞放进袋里去,亦由那一年开始,她不再厌恶下雨时份,她开始爱上了这场雨为她带来了一点爱。

她说那白色的雨伞至今仍在她的袋子内,但赠予她安全感的人已不在她身边。

不知在何时开始,她开始对雨伞有一定程度上的迷恋,每经过一些有雨伞卖的店铺,她总会走进去望一会儿,用手探索着那一把雨伞可以令她有安全的感觉,就算她人在外地也是一样,慢慢地,她买了很多雨伞回家,各色各样的都有,但那白色的雨伞始终在她身边,无法被其他雨伞取替,她说也许这是一个情意结。

她说对局外者来说可能是奇怪可能会想不通,为何仍在眷恋,其实自己是知道的,白色的雨伞只不过是给她不停回忆的道具,而自己真正眷恋的是那份被人疼惜的感觉,每一个叮咛每一句晚安,每一顿晚饭每一个无聊短讯,原来都是对自己疼惜,她说经历着这些种种的时候,什么也不觉得重要,只觉得自己很快乐,但原来当人离开了自己才会明白,重要的未必是有关的人而是那人一直以来全心全意为自己所做过的事。

她说也许这是老天爷给自己的一记闷棍,来提醒自己以后不要只顾及自己的快乐而忽略别人对自己的心。

也许有些人是注定错过,不是因为没有爱过或是没有努力过。
有时候,只是因为自己专注自己的快乐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