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956年,阿波罗11号探测器里,一个叫作阿姆斯特朗的年轻人正嚼着口香糖,耳边传来中心控制室里L教授不停的叨逼叨,顺便还有悦耳的电子合成女音温柔的倒数声。

“10”“9”“8”,唔,就有点像是在提醒着你她还有多久可以到达生理高潮那样的悦耳,你可以简单的想象一下。

“7”“6”“5”……“1”“点火”

好吧,小阿姆斯特朗晃了晃最新的阿迪达斯防护服里被紧裹的手。耳边似乎又传来了L教授严肃正经的介绍。

“最棒的透气性,最柔软的合成材料内衬,穿上它,就好像被小学妹的乳房夹紧。”

妈的,可是完全没有这么软啊。他不屑的撇了撇嘴。

然后巨大的轰鸣声和空气压力包围了他。

推动器爆发的尾焰与合成钢铁地面接触的瞬间,强烈的冲击波形成了音障和难以置信的推动力渐渐突破引力的束缚,不停的在最初速度上增加,大约在2秒以后,火箭开始升空,经过几十秒钟以后,按照既定程序缓慢的向预定轨道偏转,100多秒以后,第一级火箭脱离,成功突破了第一宇宙速度。

(2)

在飞船失落在永恒黑暗之前,谁也没有考虑过这样的意外,从一个盒子里离开,脱离星球内部存在的引力,你以为高空之外会是五彩缤纷的花园,有无数的女孩长着翅膀和你说HI?

漂浮在空间船窗前,看着越来越近的月球像是一颗孤单的鸡蛋,阿姆斯特朗奇怪的有些饿了。

这是第二十一天,阿波罗飞船缓慢的在这片空间中移动着,它屁股上红色的火焰在稳定的输出着动力源,离它们的目的地越来越近。

不管怎么样这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阿姆斯特朗一点也不想吃东西,是的,连鸡腿都不想吃。

因为在第二十天的时候,远处的一个黑影在星星点点之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唔,是的,大概就是昨天吧。

你能想象吗?

妈的,那个黑影是一条垂头鲨唉,庞大了无数倍的锤头鲨……

它慢慢的在虚空中游动着,和一个优雅的绅士似的一点也不着急。

(3)

“呼叫中心控制室”

“呼叫中心控制室”

“我被绑架了”

重复,“我被绑架了”

……

“NMB 老子被绑架了”

“你TM倒是回答啊!!”

“即使偏离了轨道,这种超长波也可以稳定在真空介质中传播,非常的可靠,无论如何你都不会出现意外的,少年。”

小阿姆斯特朗还记得L教授在对他说着这句话的时候那温柔而含蓄的眼神。

在黑影逐渐靠近以后,锤头鲨好奇的碰撞了眼前奇怪的圆球,然后推动着他朝更深的虚空中游去,在被探测器的尾焰烧伤之前,阿姆斯特朗关闭了能量源,他一脸无奈的透过玻璃和锤头鲨有了一个简单的对视。

他在它巨大的眼睛里似乎也看到了巨大的空虚,如同此刻所身处的这个空间一样,安静而没有波澜,只有一种深邃在遥远和极近之间蔓延。

(4)

蓝色的星球,用另一种视角观察它的时候,它就那么漂浮在那,和孤独的鸡蛋不同,阿姆斯特朗试图用更好的方式去形容它。

很多的水,如同一面有弧度的镜子,吸引和反射着这个空间里为数不多的光亮,温和,不会伤害到你的眼睛,也非常的忧郁。

不知道为什么蓝色会让人想到忧郁,或许是因为逐渐变远的距离在提醒着自己?

垂头鲨不紧不缓的游动着,也推动这阿波罗11号不紧不缓的前进着。

好像此时时间都变的没有意义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成的不变的沉默在渐渐笼罩着这样的前进。

没有人告诉他,目的地或者说记忆深处还有什么没有被遗忘在这片安静和漂浮的空间中,黑暗和遥远处的星星点点如同一些透明的砖石掉在瞳孔里被吸收又被生出。

明和暗,一闪一闪。

阿姆斯特朗坐在探测器的控制室里开始第768遍通关他的贪吃蛇小游戏。

他决定玩到一千遍的时候就改俄罗斯方块吧。

(5)

当然,这个看似平静的环境里也不是没有任何的威胁,一些在无限远处的巨大星体死亡后爆炸塌缩的巨大能量,会形成各种各样的陨石带,星空也有着自己的寿命。

锤头鲨在把阿波罗11号推向一个毫无头绪的地方以后,就不负责任的挂掉了。

无数的小陨石碎片在黑暗中袭击了这对流浪者,第一颗碎片冲击过来后在那庞大的躯体上形成了一种看不到光亮的泯灭反应,然后锤头鲨第一时间蜷缩着身体包围住飞行器渺小而浑圆的机体,接着第二颗,第三颗碎片接踵而至。

阿姆斯特朗在目不能视的黑暗中感受到不存在的破碎的声音,每一次泯灭都带走鲨鱼身上的一点质量,直到它越来越小,逐渐消失在无法描述的虚无中,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哈?”

年轻的阿姆斯特朗看了看窗外,只有黑色在回应他的目光。

探测器有限的雷达范围内,没有值得注意的光点。

他想了想又叹了口气,没有重新点燃推动装置的能源。

只是继续由着这颗渺小的飞行器随着那些流动的射线,和碎裂的宇宙风中朝着更加沉沦的深处游动着。

很久很久,就是谁也说不清楚过了多久以后,物质和物质像是跳舞一样在死掉的细胞上生长,绿色的苔藓和被锈蚀的金属包围在一起,阿波罗11号像是一颗布满泪水的最小最小的星体凝固在空间中。

它已经无法在行动了,就在它被自己都忘记了以后。